我所读过关于缅甸的一切都是从政治的或抒情怀旧的角度来看这个城市的。因此,请容许我在此叙说仰光初旅带给我的惊讶。

尽管已经听过许多关于缅甸旅游的溢美之词,但是老实说,先入为主的成见使我期待见到一个与蒙古或朝鲜相似的国度。这真是大错特错……

从现代化的机场到市区的途中,我注意到路上的交通有些不寻常之处。 是因为车子已经改为(自1970年1月开始的吗?)靠右行驶?不是!而是在第三世界国家随处可见任意钻行的二轮或三轮车,这儿一辆都没有!棕榈树夹道的宽阔路面,巨大的环形交叉路,以 及附有时间显示的交通号志—这是我所见过新加坡以西最“文明”的交通状况。

殖民时期老式风格的建筑在近城处开始出现,并渐渐融入城市景观。1855年仰光 成为英国属地,因为它独特的建筑、高档的旅馆和高质量的生活水平, 同香港与槟城一样被称为“ 东方之珠”。

那时期的大部分建筑至今依然保留着,最具代表性的有高等法院 、市政厅、仰光火车站、综合医院、税务局、港务局等,其中许多还是出自1890年代至1930年代中期的英国建筑师。史丹德(Strand)酒店堪称是当中最具怀旧色彩的,由当时的酒店 业巨子沙奇兄弟 Sarkies Brothers (知名作品还包括槟城的依恩奥(E&O)酒店与新加坡的莱佛士(Raffles)酒店)所建,至今依然保有当年的辉煌,每晚收费美金550元以上。总督府邸酒店也把热带情调表现得极为出色。如果你在路上见到古董巴士 改装成的“大象游览车”, 就会了解一切旧的又变成新的了。

旧建筑附近还盖起了一些现代化的办公大楼,最高的那栋叫樱花大楼(Sakura Tower),顶楼提供俯瞰整个城市的极佳视点。然而没有一座建筑在高度上超越中心地标大金寺。它有100米高,塔身装饰着60吨黄金。大金塔在不同的光线映照下呈现出千变万化的迷人面貌,2500年来为平静的皇家大湖所守护着。我们的导游桑已经来过不下1500趟了,他说:“ 每一次 它看起来都不一样,唤起不同的感觉,不同的情感。有时候它就像一颗没入水中的红宝石。”

约有八成左右的当地人身着传统的“ 罗衣”(Longyi )和干净的白衬衣。帕特里克,一位我在昂山市场(原名Scott Market)遇到的男士,给了我一个概要的说法。“适当的微风很关键,”他说,意思大抵是指空气的流动。“万一 罗衣在女士们面前松开的话,衬裤能提供很好的保护。”几乎所有女人都在脸上抹黃香楝粉(thanaka)。那 是一种植物性的美容用品,有清凉与防晒的效果,同时还代表一种时尚。

印度人占了缅甸人口总数的百分之二,殖民时代作为厨师来到这里,但在忙碌的中国城已经超出比例了。大部分的鱼来自伊洛瓦底江。“有些是鲶鱼(catfish),其它的则是给猫吃的鱼(fish for cats) ,”桑开着玩笑。这里还有一个很大的华人社区,17到19世纪之间从云南和广东移民过来的,落脚在北部的掸邦和伊洛瓦底江三角洲。越南来的火龙果、进口自中国的苹果以及来自泰国的巨大榴梿,说明了湄公河流域各国间商业往来活跃。

整体而言,仰光让我想到斯里兰卡科伦坡市褪色的辉煌 。“ 我们的语言来自斯里兰卡,属于梵语系统,”说法语的导游沙尔汶证实了这样的看法。盛行于此的南传佛教也来自斯里兰卡。

缅甸菜同样充满斯里兰卡风味,总是咖喱、咖喱以及更多咖喱。我们在(Padonmar)红莲餐厅和其他许多极具特色的餐厅享用了不少佳肴。是的,每一家都特色十足!

姑且不论这里偶尔会限制用电,网速基本上慢如蜗步。家家户户都有一个卫星天线接收地区性节目。“韩国电视连续剧在这里造成很大的影响, 人们模仿里头演员的发型、衣着等,他们的生活方式改变了。” 桑指出。没错,我看见青少年头发抹着发胶,足蹬过大的棒球靴,穿耳洞,身着重金属摇滚T恤。“韩国人甚至在这里盖成衣工厂,让当地人买得起那些让他们穿起来像韩国明星的衣服。”

我想起曼德勒绿象餐厅优雅的老板薛莉曾用她那浓重的英国腔告诉我:“Myanmar(缅甸)意味着更快更强壮。另一个代表缅甸人的字Burmese听起来很有异国情调,但是根据我们的语言,我们就是Myanmar。我们值得这个名称,并且应该要向前看。人不该过度恋栈过去。”

姑且不论这里偶尔会限制用电,网速基本上慢如蜗步。

撰文 / Stu Lloyd 
摄影 / 余曜辉